村庄美、产业兴、民渐富,下露河朝鲜族乡—— 走在乡村振兴的大道上
 韦德1946开户 2018-11-06 07:03:47

开栏语:脱贫攻坚、乡村振兴如今已深入人心。在丹东这片土地上,一项项现代农业项目打通了增收致富路,一个个生态宜居新村增添了农村靓丽底色,一项项惠民保障政策提升了村民的幸福指数。即日起,本报推出《记者山乡行 聚焦新农村》(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——庆祝改革开放40年)专题报道,全面回顾改革开放40年来丹东农村发生的深刻变化,生动反映改革开放的奋斗历程和伟大成就。

在宽甸满族自治县东部、长白山的西南麓,有一处朝鲜族聚居区。初冬时节,漫步在青瓦白墙的民居间,品读着具有鲜明特色的文化符号,浓郁的少数民族风情扑面而来。街路两旁,垃圾箱、路灯一应俱全,现代建筑与富有朝鲜族特色的房屋遥相呼应,鸡鸣犬吠声不时传入耳中,宛如世外桃源。

这里就是下露河朝鲜族乡,一个处处弥漫着淳朴民俗风情的地方。这里森林覆盖率达85%以上,得天独厚的环境,造就了下露河如世外桃源般的风景。但地理位置偏远,交通不畅,农业生产条件落后,也阻碍了村民致富的脚步。

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,脱贫攻坚的纵深推进,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理念坚定了下露河走绿色发展道路的决心,每年举办的金达莱歌会、农乐节,持续建设特色村寨、发展民俗旅游,四面八方的游客纷至沓来,下露河迎来了发展的春天。

三千亩水田被改为旱田

下露河的冷水稻有300多年的种植历史,因用水温较低的山泉水灌溉,加上生长周期长,水稻品质非常好。二三十年前,全乡水稻种植面积达3000余亩,沿河居住的村民都靠水田为生。可是,稻米并没有给村民带来财富。

“过去,村民不愿意种水稻,一是嫌麻烦,二是收入不多。”马架子村党支部书记李明山说起冷水稻至今惋惜不已。“玉米种下地打点药就不用管了,水稻从种到收,育苗、插秧、除草……每个环节都需投入大量的劳力,村民们纷纷把水田改成旱田。”全乡3000余亩水田最后仅剩下三四百亩。

“那个时候的大米不好卖,价格还低。”今年52岁的马架子村7组村民姜忠国深有体会。他说,从乡里到县城有60多公里的山路,坐最早一班公交去,到了县城也接近晌午了。种地不赚钱,交通也不便,但凡有劳动能力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。

如今,一切都在改变。“昨天有3位游客,午饭吃到了冷水大米,临走每人买了100斤带回家。”姜忠国说,2014年他与明山家庭农场合作,把旱田恢复成水田,种植冷水稻。“过去一斤连两元钱都卖不上,现在至少卖8元,很快就销售一空。”姜忠国兴奋地说,路修好了,农产品也跟着起价。今年他家冷水稻共收获1500多公斤,收割仅1月有余,就已卖出1000多公斤,余下的也是留给自家和亲朋好友的。

“下露河的冷水稻现已恢复到近2000亩,我期待着能发展成万亩稻田。”明山家庭农场负责人吴迪对儿时的稻田美景一直割舍不下,他从部队退伍回到乡里负责农业工作时,就立志发展冷水稻。他成立家庭农场,坚持施农家肥、人工除草等传统农耕方式。在他的努力下,2017年,在第12届上海优质大米及精品杂粮展上,下露河冷水大米获得金奖。今年,盘锦等地米商纷纷来订购,现已订走20吨。“今年受夏季高温天气影响,冷水稻亩产在650斤左右。”吴迪说,在农场的带动下,像姜忠国一样的稻农发展冷水稻的热情越来越高。

“现在,下露河的冷水稻米已经有了一定的适名度,恢复冷水稻种植,产生的景观效应对全乡民俗旅游事业也有极大的推动作用。”下露河朝鲜族乡副乡长王全涛说,下一步,他们将通过合理流转土地,采取集约化生产方式,引导鼓励农户进一步恢复冷水稻种植,让更多的百姓致富。

采访发现,今天的下露河,改变的不仅仅是冷水稻种植,乡容乡貌及村民的精神面貌都在发生着变化。那么,是什么改变了这个穷乡的命运?

“变化太快,我也要跟上时代的脚步”

“下露河的变化实在太快,过去我们住着四处透风的土坯房,吃水用扁担挑,出门靠步行,无论走到哪儿都是泥路。现在,水泥路实现了组组通,如果不是上山下田干活,脚底都不带沾泥的。”说起村里的巨变,在这里住了半辈子的川沟村一组村民袁春林最有发言权。今年52岁的袁春林因腿部残疾,又和智障哥哥生活在一起,被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。“那个时候,日子过得真穷啊,我天天到乡民政要困难补助,人到中年都没出过村。”提及过往,袁春林有些不好意思。

村民告诉记者,改变是从4年前打响脱贫攻坚战开始的。全乡一共有6个村,都是省定贫困村。在各级党委政府和驻村帮扶单位的帮助下,去年有4个村实现整村脱贫。“帮扶单位给了我们很大支持,修路,建民宿接待中心、晾晒场和库房,扶持发展产业。”李明山说,马架子村的水泥路实现了户户通,越来越多的村民通过发展产业致富。

“我们村前几天通过了市级验收,等省级验收通过,我们的贫困帽子就摘掉了!”川沟村党支部书记李成波高兴地说,过去川沟村民以玉米种植和牛羊养殖为主,村民收入极低。“好在川沟的生态保持完好,景色很美。”李成波说,乡党委和政府围绕朝鲜族特色乡镇建设目标,结合川沟生态、资源、区位等优势,争取资金进行映山红密集区建设,全面发展川沟村沟峪旅游。今年映山红花开时,来川沟赏花的游客达七八千人次,川沟村和通江村被评为2017年度全省乡村旅游示范村。

被重重高山包围的山乡渐渐展露出其美丽的容颜,让村民们看到了绿水青山正一点点地变成金山银山。袁春林利用居住在山脚的便利条件,养了60箱蜜蜂。每年“五一”“十一”和各种节庆活动,他都会走出大山,到景区卖蜂蜜。同时,乡里通过“满乡印象”电商平台帮他销售近4万元的蜂蜜,袁春林也开始借助移动网络销售蜂蜜。“这变化太快,我也要跟上时代的脚步。”采访中,袁春林说他有两年没去申请困难补助了,家里的土坯房变成了新瓦房,他对今天的生活感到很知足。“我好好养蜂卖蜜,日子就会比蜜还甜。”

好盛景会源源不断地呈现

乘着脱贫攻坚的东风,几年来,下露河朝鲜族乡以乡村振兴为战略目标,以特色乡镇建设为抓手,狠抓特色农业产业发展和生态保护,辽宁东部朝鲜族特色乡镇雏形初步呈现。

“如果说交通决定下露河群众的命运,那产业则是群众脱贫致富的关键。”王全涛说,全乡秉承绿色农业发展理念,“三个一万亩”即万亩大榛子、万亩板栗示范园、万亩林下参等产业,高端菌类生产加工和特色农业深加工等项目,构筑起富民兴乡之路。目前,“下露河冷水稻米”的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,“下露河曾老大蜂蜜”等农产品商品化率不断提高。此外,他们还建成生态农庄,建设并运行芝樱花海(桑葚采摘园)田园综合体。

“过去都外出打工,现在年轻人都在家发展产业,回乡创业的也多了。”通江村党支部书记姜成珠笑着说,下露河的吸引力越来越大了。据了解,今年大榛子的收成不错,仅马架子村就有250多户村民发展大榛子产业,收入5万元以上的有20多户。

生态宜居永远是下露河的第一张名片。近3年来,下露河抓住生态资源、少数民族风俗和鸭绿江旅游经济带上的重要节点等优势,积极争取资金加快朝鲜族民居改造和朝鲜族特色村寨建设。据统计,全乡已有15家生态民俗农家乐、21家特色农产品售卖点。全乡完成了中心街巷道硬化、安全饮水等基础设施建设,完成村级组织场所标准化、村屯美化绿化亮化、文化广场等民生项目建设。其中硬化村组道路84公里,硬化路面入组率达到76%,自来水入户率98%,亮化覆盖率54%,村组道路绿化美化达到51%。

“今年我们在双联村建了芝樱花海,没想到会来那么多人,午饭都分成3拨。”花海负责人陈军一边忙着移植桑葚苗一边说,他准备把花海规模扩大到200亩,实现赏花、采摘、食宿一体化,让旅游与农业真正结合起来。

村庄美,游客才会来。产业兴,村民的口袋才会鼓。今后,下露河人的幸福路定会越走越宽广。本报记者 唐莉

 
编辑: 崔家华

007真人007真人

二维码扫
关注官网微信
丹东新闻

007真人007真人